GPK王者捕鱼

关闭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2019年09月21日 星期六
站内搜索:
一套光洁的雕刻刀具,为他赢得“远大前程” 访中山国方家居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新平 信息来源:中山商报 发布日期:2018-06-01       本已到知天命的年纪,陈新平却显得分外年轻而有活力,他也觉得自己还很年轻,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尤其进入2018年之后,他更是开动了一件大事,便是推动红木整屋定制。目前,国方旗下建筑面积达到3000平方米的红木整装样板房已经进入木私面的生产阶段,预计下半年可以对外开放。而在去年底,国方联合一间装修公司,成功为一位北京客户提供了整屋整修设计和红木定制,在样板房开放之后,这样的业务将被重点推广,也有望成为其新的业绩增长点。
  【故事】
  15岁出道 生于木雕之都,师出当地名匠
  作为一位红木家居企业的老总,陈新平是绝对的专业出身。他的卡片上也显示了他的专业资本:“中山市工艺美术大师、国家职业(红木家具榫卯制作)技能鉴定考评员、中国艺术红木家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而这些耀眼的身份,源于他在15岁时,已拜师学艺踏上木雕之路,到如今已有40余年的从业经验。
  陈新平出生于浙江东阳,中国著名的木雕之都。在他上中学的时候,村里的雕刻师傅已经一天可以赚5块钱,而当时,教师的月工资不过才几十块。1983年,初中毕业,陈新平便迫不及待地在家人的安排下出外拜师学艺,此时他的理想是当一名可以挣钱的木雕师傅。
  “像所有中国手艺人一样,我们学艺要住在师傅家里,不但没有工资,还要自己带米,并且承包师傅家里所有的家务活儿。”陈新平说他的师傅在当地很有名,对学生也非常严格。他和两位小伙伴从进去师傅家,前3个月差不多就在学一件事,就是磨刀,“不要小看磨刀,里面的技巧很多的,什么时候下刀,什么时候回转用力,都是有讲究的,师傅看一眼就知道你磨得好不好。”练习了3个月之后,陈新平磨的刀锋利又好用,才被允许进行下一步,学画画和平底,再过一年才是雕刻。
  苦学三年之后,陈新平出师了。和很多老乡一起,他学成后第一站去到的是广东湛江,“一个月可以挣到300来块,比家里高一百块钱。”
  两年后,陈新平跳槽到雷州的一间大厂,“那个厂是当时的海康县最大的红木厂,老板也是一位对我影响很大的人。那时我是厂里最年轻的师傅,做事比较麻利,技术也算中等,老板挺喜欢我。他跟我说了一句话,我记得很久,他说:‘你要努力啊,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虽然老板的原意是鼓励他往厂里大师傅的方向努力,不过陈新平当时想的,却是他是不是也有机会像老板一样做成这么大的事业。
  辗转广东 靠保养良好的刀具,击败对手,进入大厂
  如果说雷州的老板给了陈新平第一次大的思想震荡,那么接下来的几次转工则给了他更全面的技术储备和全新的管理训练。在上世纪90年代初,深圳刮起过一阵香港红木厂进驻的风潮,因其给的工资更高和提供的设备更先进,吸引了大批红木雕刻师傅涌入,陈新平也从雷州转入深圳一间港企。去到那里,陈新平才发现,原来大量的手工重复工作已经被机器替代了,“比如厂里提供了一种直锣刀,可以将我们画好之后需要打掉的部位直接锣掉,效率高又省力。”在港企的三年时间,陈新平学会了将自己的技术和省力的机械搭配使用,更好地将心目中的雕刻作品展现出来,也凭靠着这份娴熟的技术,他先后转到惠州、东莞等地较有规模的红木家具厂,“基本是哪里待遇好,我们就会流向哪里。”
  一直到1998年,陈新平去到当时在红木行业已颇有地位的顺德北滘,进入一间知名大企业,才终于稳定下来。“那间公司当时很有名气,规模也很大,招大师傅的时候吸引了好几个人去。老板让我们带一套自己的工具去面试,我就带了1把直锣刀、2把机械刀和3把手工刀,老板查看了我的工具,然后聊了一会儿天,过几天就通知我去上班。”陈新平后来知道,那位老板当时就是想通过工具来找人,理论是一个大师傅如果连自己的看家刀具都护理不好,那技术肯定高不了,对工作的热情也不会高。这个方法后来在陈新平自己创业之后也沿用了下来。
  陈新平在那间公司一干就是8年,期间拿过十几万元的固定年工资,也承包过一整个生产线。到2005年初,陈新平做到了厂长的位置,“那一年,在前厂长和老板的指导下,我学到了很多管理知识,也了解到了以前没太接触的价格和市场行情。”
  当了一年多的厂长后,之前雷州老板那句“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兵”的话开始不断在脑海中回想,陈新平觉得自己是时候要出去闯一闯了。
  【突破】
  发力零售市场,专注国标红木
  2006年8月,陈新平和一位伙伴在北滘开了自己的大不同红木家具厂。回忆那两年,陈新平觉得那时应该是卖方市场,只愁赶不上货期,不愁卖不出产品。“2006年开厂的时候,我们总共只有20多人,厂房面积是1000平方米,到2007年,就增加到60多人,换了一间将近5000平方米的新厂房。”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红木家具价格有所下降,不过陈新平记得厂里的订单量依然在快速增长,“生意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期间,陈新平发现中山的大涌和沙溪的红木市场慢慢旺了起来,经常有客户拿那边的版型来做对比,他考察之后,2009年便在沙溪的康乐南路租了一间门面,卖大不同的产品,也接收订单,生意一度相当火爆。
  一年多以后,在2011年年初,陈新平启动“单飞”行动,注册“集古韵今”品牌,直接将厂开进了沙溪的门面后方,形成前店后厂的模式。
  搬厂之后,集古韵今的销售成绩是相当亮眼的,门面也不断扩大,从最开始的800平方米一直扩到如今的6000平方米,包括上下三层,展示了客厅、书房和卧室等多个场景。与此同时,工厂面积也从原来的1000平方米扩到6000多平方米。
  对于集古韵今的快速发展,陈新平总结自己做对了两步,失误了一步。“做得最正确的就是从2014年开始在零售上发力,不断扩大销售门面。其实,现在回看启动得有点晚了,广珠西线沙溪段在2011年已经通车了,那时我们就应该启动了。另外一个做得对的就是提升品质,开展自主研发。2014年之后,我们就不再做非洲红木,只做东南亚红木,当时原创的黑木面框混搭红檀面板产品,卖得非常好。到第二年,我们就只做国标的5属8类33种红木,专注高品质。”
  3000平方米样板房,
  拉开红木整屋定制大幕
  而沿着提升品质的思路,从去年开始,陈新平开始谋划红木家具的整屋定制。“整屋定制是一个待开发的市场,有很多难题要克服,比如需要早期介入整体装修设计等。”眼下,集古韵今门面后方一间3000平方米的红木整屋装修样板房正在施工中,目前进行到家私面的生产阶段,陈新平预计年内可开放,届时不仅欢迎普通市民参观,也对广大设计师免费开放,给他们提供举办活动和推介中式装修的场所。
  为此,陈新平新注册了一个品牌“国方”,公司名也从家具公司更新为“家居公司”,意指将业务范围进一步拓宽至整体装修、全屋定制领域,“如果进行得顺利,红木整屋装修业务将成为国方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大跳板,也将奠定国方在整个红木家具行业新的战略地位。”
  而除了在商业上不断谋求新模式新发展,陈新平和国方的大师这几年在专业上也斩获不少奖项。前不久,国方参加了在深圳举办的文博会,陈新平和国方的技术总监陈正民创作的作品大红酸枝沙发《硕果累累》获本届文博会“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银奖,陈新平的大红酸枝作品《拐手圈椅》和木雕《教子图》笔筒同获“中国工艺美术文化创意奖”铜奖。陈新平始终觉得“万变不离其宗”,任何商业模式都离不开产品本身的实力。